书画家苏丁:水墨丹青绘钟馗 书画作品写人生

书画家苏丁:水墨丹青绘钟馗 书画作品写人生

书画家苏丁,江苏省连云港人,原名孙文清。他年少爱追梦,迷恋于书画篆刻艺术,笔耕不辍,形成了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独特的审美视角,曾受诸多名师提携指点,学而思进,刻苦专研,尤其对中国传统山水、人物画的研摹,硕果累累,取得了非凡业绩。

水墨丹青绘钟馗,彰显时代精神,抒写家国情怀。今年疫情突袭,书画家苏丁有感于老百姓生活的艰难不易,悲天悯人之心油然而起,创作了传统人物画钟馗系列作品。他一改以往他创作的传统黑衣钟馗形象,所有钟馗均身着红衣。他说:“钟馗是民间传说中赐福镇宅的化身。红色寓意是在党的领导下,全国人民同心抗疫。用红衣钟馗降妖伏魔、驱走瘟神的形象比喻,让这种精神使得国泰民安。”

千百年来,历代画家留下诸多钟馗人物书画形象。在中国钟馗打鬼,妇孺皆知,家喻户晓。张扬钟馗精神极具时代意义。在我国民间广泛传播,钟馗是正义的化身,他笔下的钟馗融传统与现代于一身,有的手执白折扇,有的腰悬宝剑,其脸相庄肃,刚劲中不失儒雅,威猛中平添了许多端庄之气。下笔虽然简洁,但神韵十足。

苏丁先生以钟馗系列为主题,搜集、探索、研究、临摹,取得丰硕成果。在他笔下的钟馗融传统与现代相结合,其脸相庄肃,高大威猛,傲然挺立。其怒目圆睁,两眼凸如铜铃,眼白与眼黑的对比很强烈,可谓神目如电;怒发冲冠,横眉倒立,面生横肉,须似钢针,胸毛似草,杀气腾腾。活生生一个大判官的威慑形象。

苏丁先生说,为了塑造钟馗形象,他把笔墨重点用在钟馗头部的刻画上。为了表现钟馗的狠劲,他用遒劲的笔力与浓黑的焦墨,准确地画出怒发和钢须,充分展现了钟馗嫉恶如仇的秉性和正义凛然的气势。在体型塑造上,他用侧锋勾勒出强劲有力的线条,与朱砂红的官袍形成强烈衬托,形成高大威猛的震撼人心的视觉效果。

梦醉丹青画济公,彰显时代精神。济公也是书画家苏丁非常钟爱的题材。济公原为南宋高僧,学问渊博、行善积德。后世流传下来了很多有关济公的传说、诗词、影视作品等。为了更好地刻画济公的形象,他做足了功课,查阅古籍文献、诗词歌赋,甚至补看了电视剧《济公传》。据他介绍,吴昌硕、石涛等都有济公作品流传,给了他很多的灵感和启发。但他的作品不仅在构图、内容等方面与其他艺术家不同,还题上了他自创的打油诗,使得作品更加幽默诙谐,令人阅之会心一笑。几十幅作品中,济公的形象神态各异,惟妙惟肖,他把活佛济公的形态、样貌、动作举止,以及看似疯癫却蕴含智慧的人物魅力刻画得栩栩如生。“他是公平与正义的化身、惩恶扬善的典范,刻画济公,就是要展现我对‘公平、正义、良善’的追求,这种精神也是这个时代最为需要的。”他如是说。

在绘画中书画家苏丁找到了乐趣,找到了快乐、找到了自我、找到了方向、找到了生活的美,他的画体现了一种情怀,一种担当,一种家国情怀。不追求沽名钓誉,不热衷于功名利禄。他安静地享受生活、热爱生活、潜心创作,追求胸中的情怀表达,与故乡的原风景,以梦为马,是他的绘画的主题。

书画家苏丁用画告诉我们:生活是美好的,我们的生活中处处有美好的东西,哪怕是荆棘密布,白云苍狗,沧桑如酒,我们依然要笑对生活,笑对人生。他说:“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给我以精神的熏陶和艺术的享受,我将永葆一颗艺术的初心,不断求索,不断进步。”书画家苏丁艺术之路越走越宽广,将留下深深的中国文化印记。(文:江霖 图:孙文清)

责编:叶壮